来自新浪网/新浪收藏:黄建鹏:上海艺术影像展与纽约AIPAD之观察
 
来自新浪网/新浪收藏
黄建鹏:上海艺术影像展与纽约AIPAD之观察
        2014年9月4日至7日,由世界摄影组织举办的上海艺术影像展PHOTO SHANGHAI在上海市延安路1000号上海展览中心举行,这个展览是中国首个国际专业影像艺术作品交易展,也是中国举办规模最大的国际专业影像艺术作品交易展。
        世界上最大和最具影响力的专业影像作品交易展是巴黎艺术影像展PHOTO PARIS和纽约的AIPAD艺术影像展。巴黎艺术影像展主要辐射的是欧洲地区,纽约AIPAD展主要辐射美国和北美地区,这次世界摄影组织举办的上海艺术影像展很显然是想通过PHOTO SHANGHAI来辐射亚太地区。作者2013年4月4日和4月7日,用两天时间参观了2013年纽约AIPAD展。 2014年9月5日,花了六个小时的时间参观了上海艺术影像展。9月6日,与此次上海艺术影像展的重量级嘉宾美国国际摄影师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ICP)的馆长及策展人Christopher Philips共进午餐,花了两个半小时,共同交流了有关国际影像发展潮流、影像艺术的整个“生物链”在中国的形成、影像艺术品展览与收藏、中国摄影大师作品在国际摄影上地位的提升等相关话题进行了讨论和交流,他通过互联网了解了黄建鹏画廊的网站,对黄建鹏画廊的作品非常感兴趣,告诉我要多收藏中国摄影史中大师名作,并希望我们能到美国国际摄影中心举办有关中国摄影史中大师的代表作品展。
        AIPAD国际摄影经济人协会展览是关于摄影收藏及摄影买卖,一年一次全世界最高规格的展览会,也是历史最悠久的国际最重要的摄影市场前线。她决定着摄影名作及摄影新人作品下一年价格的走势及受追捧的程度。2013年的AIPAD纽约展有八十多家国际先锋摄影画廊参加,他们这次展出了大量当代、现代以及19世纪的馆藏级别的摄影作品。这八十多家摄影画廊也是摄影收藏及高端作品营销的最为重要的操盘机构,同时世界各地的收藏相关摄影作品的美术馆、博物馆、摄影收藏家都会一年一度的聚集到这个展览中,挑选他们喜爱的作者的作品。其中,很多基金会、博物馆及大的收藏家都花大价钱在这里购买作品。波士顿美术馆(mfa)摄影负责人Anne E. Havinga女士告诉我,她也参加了纽约的AIPAD,而且他们对纽曼的作品非常感兴趣。
    AIPAD会场上能见到很多大师的非限量版摩登原作,其中阿诺德·纽曼(Arnold Newman)代表作《毕加索肖像》,爱德华·韦斯顿(Edward Weston)的代表作《青椒》及《贝壳》,安德烈·柯特兹(Andre Kertesz)的代表作《变形40号》,享利·卡蒂埃·布勒松(Henri Cartier-Bresson)的代表作《巴黎圣拉札尔火车站背后》,罗伯特·卡帕(Robert Copa)的代表作《共和国战士之死》,塞巴斯蒂安·萨尔加多(Sebastiao Salgado)的代表作《巴西帕拉州西拉·佩拉达金矿》,这些非限量原作在这个展览会上只要有钱都能买到。有多个画廊的展位出售爱德华·韦斯顿的代表作《青椒》及《贝壳》,光《青椒》,我就看到有五、六张,《贝壳》就更多一些,虽然有近十张《贝壳》出售,但这里大有学问,从一万美元一张到十几万美元,价格不等,其尺寸均为8×10英寸,价格为什么会有如此大的差异呢?主要就是由于洗印照片的年代及数量所决定的。虽然《贝壳》,谁也说不清到底洗了多少张,但早期的版本价格高的惊人,我在华盛顿与专家交流,他们告知我,上世纪二十年代洗印的最贵的《贝壳》可高达近百万美元,而八十年代大量洗印的在这次展览会上花一万美元就可以买到一幅。
        在这次AIPAD展览会中,奥地利摄影师鲁道夫·科比茨(Rudolf Koppitz)1925年在维也纳拍摄的代表作《动态研究》,尺寸约8×10英寸,标价为十八万五千美元。这幅原作是上世纪二十年代早期印放的原作,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早期印放的原作是非常珍稀的“资源”。
        2014年9月4日至9月7日,上海艺术影像展,参展的中国画廊和国际画廊共有42家,其中国际画廊只有30多家,世界上一些顶级的画廊并没有参加这次展览,世界上一流的摄影作品也来得不够丰富。这次展览的主办方最初是希望建立一个与国际接轨的艺术影像成交平台和PHOTO SHANGHAI这个品牌,同时希望培育中国影像艺术收藏的群体。但据作者观察和会后掌握的相关信息,这次上海艺术影像展,虽然盛况空前,人流涌动,非常热闹。这次上海艺术影像展参观人数与成交比可能是世界上此类展览最低的。近26000人参观者中百分之九十的人是以摄影发烧友及摄影爱好者及各地摄影家协会会员为主流的,他们身挎各种数码相机,不停的对着展台拍摄,我的直观感觉更像是“上海影像汽车展”更为确切,这些摄影发烧友用拍车展模特的方式来狂拍这些摄影作品。上海艺术影像展中,真正的艺术影像购买者是非常少的。虽然,主办方强调每家画廊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但成交率不高,这是不争的事实。
        虽然,发烧友的阵势使世界各地的参展画廊增加了阅历。但我们应该肯定这次上海艺术影像展总体是成功的,她吹响了中国艺术影像进入市场的号角,是艺术影像市场与国际接轨最为重要的“启蒙运动”,她告知了很多中国年轻人,艺术影像也是非常重要的艺术收藏品和投资品,她告诉中国人,摄影艺术是国际上最重要的四大艺术语言之一。未来,只要中国的摄影发烧友中有百分之十的人参与到影像收藏这个行列中来,这些人群将是世界上最大的影像收藏群体。
        我们也应该清醒的认识到,中国还没有一座真正意义上的摄影博物馆,打着摄影博物馆的“专业”机构,也很少有预算大量购买作品,同时这些机构基本上还是按照摄影家协会参加摄影比赛的方式来选择作品,基本上不太会挑选真正好的作品。具有国际视野的专业人士非常缺乏,同时,旧的体制更需要改革,博物馆和美术馆要建立摄影部,增加资金,增大摄影作品的购买量和质量,把国家投入的资金用在购买软件上,增加购买软件资金的比例,降低造房子和其它硬件的比例,只有这样,中国的艺术影像市场才有可能取得更大的发展。
        参加2013年AIPAD和上海艺术影像展期间与ICP馆长Christopher Philips的交流,给我最大的收获是,让我们了解了世界摄影史中一些大师大家的作品真正的价值,同时,对同一作品不同时期的印放版本及不同机构的印放版本,其价值的评估有了新的认识。我们强烈地感受到中国摄影史中大师大家的代表作品的价值被严重低估,不仅是价值上的低估,在文化的范畴内也被严重低估。我也更加强烈地认识到中国摄影大师的作品在价格上被严重低估也是正常现象,市场决定了价格,没有人接盘,价格自然也就上不去,更何况没有一个完整且合规的中国艺术影像“生物链”是不可能支撑这些作品价格的。国内摄影收藏和摄影拍卖还处在起步阶段,与世界主流影像收藏在观念上具有很大的差距,中国拍卖市场上一些不应该卖得很高价格的老照片被炒成天价,而一些重要摄影大师的作品却无人推广。中国影像艺术的整个“生物链”还需要培育,还需要众人拾柴。当然要排除那些“装睡”的人,因为有些人“装睡”可以获得不正当利益,就像一部小说中所写的那样,你是不可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所以,我认为掌握美术馆资源的“官员”应该将手中的资源向真正有眼光的策展人倾斜,多多支持有品位的展览;策展人也应该摸着良心多去寻找和挖掘中国摄影史上的一些经典作品和一些尘封大师的作品,向观众们进行介绍;评论家们应该真正挖掘摄影史上名家名作和那些鲜为人知的影像背后的故事,真正做到没见过原作,不发表评论,少炒国外所谓大师的冷饭,多研究和关注中国摄影史中所发生的人和事;画廊老板在争取经济利益的前提下,也应大力推广中国的摄影师及世界优秀的摄影作品;拍卖行的老板少上拍一些没有太高价值的垃圾老照片,从“装睡”的状态中“醒”来,正确引导中国摄影市场的健康发展。高水平的影像收藏者应擦亮自己的眼睛,提高辨别能力,同时建立自己的收藏体系,不要被所谓的专家所迷惑,对大呼悠的画廊和拍卖行积极用脚投票。……只有中国影像艺术品市场得到健康发展,收藏影像的群体逐渐扩大,在这个“生物链”中的每个人才能获得他应有和稳定的收益。


2013年,纽约AIPAD会场上,媒体用尼康D800采访拍摄摄影画廊老板,画廊老板向记者介绍爱德华·韦斯顿创作《贝壳》时的情况及这三幅《贝壳》的版本。


摄影收藏在美国从1970年代开始向大众普及,当今有众多的美国人开始收藏影像作品。2013年AIPAD会场的午后,人头攒动,美国人对影像的热爱超乎我们的想象,但这些人多为藏家、评论家、画廊业人士、博物馆美术馆负责人及专家、投资人、资本家等,来参观的人百分之三十到四十都会购买作品,AIPAD会场上基本没有上海艺术影像展上发烧友摄影师成堆的景象,这些人都非常理智,几乎没有人拍照,用手机拍摄的人很少。我在现场氛围的影响下,将小数码相机感光度调高,不使用闪光灯,匆匆拍了几幅资料照片。


2014年9月5日,背着大包小包的摄影师狂拍上海艺术影像展。摄影师武装到牙齿,身背三台专业相机,多只专业镜头。中国是世界上消费数码相机品质最高、数量最多的国度,但很少有人花钱购买摄影原作。


上海艺术影像展更像是 “上海影像汽车展”,这些摄影发烧友用拍车展模特的方式来狂拍这些摄影作品及展位。我非常理解这些发烧友,必竟自己也是从发烧友到摄影师再到策展人的。


2014年9月6日,上海艺术影像展期间,黄建鹏与此次上海艺术影像展的重量级嘉宾美国国际摄影师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of Photography(ICP)的馆长及策展人Christopher Philips共进午餐,花了两个半小时,共同交流了有关国际影像发展潮流、影像艺术的整个“生物链”在中国的形成、影像艺术品展览与收藏、中国摄影大师作品在国际摄影上地位的提升等相关话题进行了讨论和交流。

全文链接请见:http://collection.sina.com.cn/yxys/20140919/1648165496.shtml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