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雅昌艺术网:黄建鹏:向泰瑞·贝内特学习
 

       2012年5月和2012年9月,我两次去英国进行了艺术考察,与《中国摄影史1842-1860》和《中国摄影史:西方摄影师1861-1879》的作者泰瑞·贝内特先生由相识到成为好友。泰瑞·贝内特先生对中国早期影像的收藏和研究,值得中国影像收藏界和摄影理论界研究人员学习。

       泰瑞·贝内特其实不属于摄影艺术理论研究的学者,他的主要工作是人力资源开发,但他对影像收藏有独特的眼光,而且观念超前。在1988年前后他就开始收藏有关中国早期的影像,而且持之以恒地坚持收集整理这些珍贵的影像。在2011年7月《中国摄影史1842-1860》中文版出版之前,中国的摄影研究人员及学者没有人知道泰瑞·贝内特是谁。我读完这本书之后,与很多关心中国摄影的人一样,对一个外国人写的中国摄影史表示了疑问。他写的这些文字能和影像对的上吗?他是怎样考证这些影像的作者的?拍摄中国最早影像的是于勒·埃及尔吗?1861-1863年这些拍摄于广州的清朝人物肖像的作者是弥尔顿·米勒吗?路易·李阁郎真的拍摄过南昌吗?……这些问题我都想当面与泰瑞·贝内特进行交流。2012年5月21日我们与泰瑞·贝内特在伦敦相见,他请我们在他家门口的一家英国餐厅用餐,饭没怎么吃,但我们从晚上20点一直谈到24时。在交谈中,我心中的很多疑问得到了消除,但我还是觉得耳听为虚,便与他相约要看他收藏的原作及相关资料,他爽快地答应了。5月24日一大早去看他收藏在伦敦西南蓬通公路(Ponton Road)旁的佳士得艺术品库房(Christies Fine Art Security)的中国早期摄影原作。这些摄影原作是他用25年时间收集的,我花了三个小时时间将这些作品翻阅了一遍。这批原作是关于中国早期摄影数量最大,品质最高,拍摄作者最多且最为完整的。我认真、细细地品味着这些早期作品,这些原作的魅力是无穷的,泰瑞·贝内特还不时地向我介绍这些作品,告诉我这张作品可能是孤品,这本影集我是18年前收集的,之后从来没有再见过。我被他的收藏彻底折服了。泰瑞·贝内特真是一个非常有眼光且坚持不懈的人。与泰瑞·贝内特相比较,国内所谓的摄影学者不注重原作和原始资料的收集整理,只是东抄抄西拼拼、炒冷饭,对于这种“研究”方式,中国的摄影学者们应该有所反思。作者写的摄影书和编辑的画册能经得起推敲吗?没见过原作就发表评论不脸红吗?没有留下原作的人,只留下一些模糊不清的印刷品的人也成为了红色摄影的奠基人,说他是摄影奠基人的根据何在?……

       国际上研究摄影史通常都是由微观入手,对传世的原作及作者原始资料进行深入的梳理和研究,充分发掘和研究个案,再将这些研究的个案的文章发表,经过各种批评家的批评,再由理论界、出版界、画廊业专家观察和评论并经过时间的沉淀,这些优秀的作品和人物才会浮出水面,成为经典名作和知名摄影家,最终才有可能进入摄影史。在西方摄影史研究中,有一条不成文的共识,就是没有留下原始原作和原始文字的摄影家不论名气多大,研究者基本上不会把他作为研究的对象,也就是说没有原始原作的人基本上不会进入摄影史。而现代中国的摄影史研究中很多学者并没有真正认识到这一点,那些没留下什么原作的人,摄影家协会照样可以封他为摄影大师。我曾经与泰瑞·贝内特就这样的问题进行交流,用他的话讲,摄影大师不是封出来的,是由他留下的作品和他生前的行为而被后人公认的。

       近期泰瑞·贝内特的《中国摄影史:西方摄影师1861-1879》由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这本书的英文版早在2012年5月24日我第一次去伦敦时,泰瑞·贝内特就赠送给了我。中文版的出版对国人研究中国摄影的这段历史提供了比较详细和确切的影像作品和文本。泰瑞·贝内特及其团队的认真工作使我们能读到一本影像精美、史料完整的好书。

2012年5月24日,黄建鹏与泰瑞·贝内特一行在佳士得艺术品库房观看贝内特存放在“大红门”内的中国摄影史早期蛋白原始原作。贝内特在后面玩智能手机。

黄建鹏正在观看泰瑞·贝内特收藏的由费利斯·比托拍摄于1860年8月21日后被攻占的大沽北炮台内景,四联张全景蛋白照片,此作入选《中国摄影1842-1860》P144-145。

我们观看费利斯·比托拍摄的《恭亲王》、《格兰特》和《额尔金勋爵》照片,这三张著名的蛋白照片裱在一张卡纸上,这些1858-1860拍摄的作品依然闪耀着璀璨的光芒。此三副作品入选《中国摄影1842-1860》P62、P84、P88。

黄建鹏手拿于勒·埃及尔用达盖尔银板法于1844年拍摄的《澳门南湾》,这幅中国摄影史上最早的影像之一,我内心心潮澎湃,这幅作品作为贝内特英文版《中国摄影史1842-1860》的封面刊用作品。

去伦敦时,双肩包里背着这本《中国摄影史1842-1860》,在伦敦让贝内特签了个字,全文如下:致黄建鹏先生,一个对摄影在行的人,来自泰瑞·贝内特的诚挚祝愿, 2012年5月21日,伦敦。

回来的时候,泰瑞·贝内特又将英文版《中国摄影史1861-1879》签名版赠送给我,全文如下:致黄建鹏,来自泰瑞·贝内特的诚挚祝愿,伦敦佳士得,2012年5月24日。我对贝内特说,我的双肩包里的重量增加了一倍,我们的感情也增加了一倍。他十分开心。

泰瑞·贝内特著,徐婷婷译,2011年7月中国摄影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摄影史1842-1860》和2013年6月出版发行的《中国摄影史 西方摄影师1861-1879》

 

全文链接请见:http://photo.artron.net/20130830/n503810.html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