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雅昌艺术网:用现代化的理论诠释蓝志贵和他的西藏摄影作品
 

       2013年七月中旬的一天,加拿大一位小有名气的华人摄影收藏家慕名来到南京,找到南京国人文化广告传播有限公司总经理、黄建鹏画廊的创办人黄建鹏先生,表达了他想要欣赏黄先生所收藏的中国摄影史上重要作者的重要作品的迫切愿望。鉴于客人远道而来且真心热爱摄影收藏,黄建鹏先生便向他展示了自己收藏的许多大师们的重要原作。作为南京大学历史学系的一名研究生,我得知这一消息后来到画廊,有幸近距离地欣赏这些精彩而珍贵的影像作品,尤其是原始原作,并深深地被大师们和他们的作品所折服。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无疑是中国摄影史上的重要人物——摄影大师蓝志贵和他的西藏摄影作品,同时通过与黄建鹏先生交流、网络等方式,开始对蓝志贵和他的作品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对于蓝志贵和他的西藏摄影作品,国内有很多专家、学者进行过深入的解读和研究,并给予了非常高的评价。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教授邓启耀在《临“界”的影像》一文中,从文化人类学的角度肯定了蓝志贵50—70年代拍摄的西藏摄影作品的重要地位,认为这些作品记录、反映了汉藏文化和族群关系之间的界限正在被打破的状态。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的付爱民先生则在《从蓝志贵西藏珞巴族、僜人摄影谈早期少数民族影像的重要价值》一文中,从民族学和民族史研究的角度,认为蓝志贵的摄影作品“鉴定了历史,甚至弥补和纠正了文献。”此外,中国传媒大学国际传播学院副院长陈卫星的《从视觉政治到视觉文化:关于蓝志贵的西藏摄影》,以及摄影收藏家和中国摄影史的研究者黄建鹏对蓝志贵的访谈《西藏“断层”文化的记录者——中国摄影史重要人物蓝志贵访谈》等文章,也从不同的角度对蓝志贵和他的作品进行了解读。无论从何种角度进行解读,有一点是肯定的,即蓝志贵和他的西藏摄影作品在中国摄影史,尤其是西藏摄影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同时我认为从现代化的角度来看,蓝志贵和他的摄影作品在西藏,乃至中国的现代化历史进程中同样占有重要地位。

       根据经典现代化理论,现代化是指从传统社会(农业社会)向现代社会(工业社会)、从农业经济向工业经济转变的历史过程及其深刻变化,主要包括政治现代化(包括民主化、法治化和科层化),经济现代化(包括工业化、规模化和专业化),社会现代化(包括城市化、福利化、流动化和信息传播),个人现代化(包括开放性、参与性、独立性和平等性等)以及文化现代化(宗教世俗化、观念理性化、经济主义和普及初中等教育)。

       蓝志贵的西藏摄影作品之所以具有非凡的意义,首先在于他的这些作品全面而深刻地反映了西藏现代化历史进程,是西藏现代化的缩影。比如反映经济领域的工业化和专门化的作品有《车队第一次开到拉萨》、《拉萨展出的第一台联合收割机》、《政府援建西藏的第一批砖瓦厂》,反映政治民主化及人民群众具有平等性与参与性的有《西藏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以及关于民主改革的《丈量分到的土地》、《桑登分到了土地》等。对西藏社会和藏族同胞而言,无论是汽车、联合收割机和砖瓦厂等近代工业化的产物,还是人民代表大会及民主改革等政治和社会领域的建设与实践,都是新奇而陌生的。不过我们从蓝志贵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当时的西藏社会和藏族同胞正开始慢慢接受这些现代化的新奇事物,同时也正慢慢享受到现代化带来的好处。这些作品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无疑是拍摄于1959年的关于民主改革的《桑登分到了土地》。作品中的桑登站在他刚刚分到的土地上,手里紧紧地握住一块用藏文写着“桑登田”的木牌,木牌上他握着的部分已经用刀斧劈成尖利状,插下去,脚下的土地就是他的了。蓝志贵捕捉到了极富历史深意的一瞬间:桑登静静地伫立着,面颊紧紧地贴在木牌上,阳光照着他,他的脸上流露着获得新生的激动、温暖、满足、骄傲、幸福而有点疑惑的表情。蓝志贵通过桑登这样一个小人物的经历,以举重若轻的独特视角讲述了民主改革这一西藏现代化历史进程中的重大历史变革,让观者为之动容,不能忘怀。

       蓝志贵在西藏生活的二十年间,拍摄的作品涉及西藏现代化历史进程所有的重大历史事件,如进军西藏、康藏公路建设、西藏大跃进、西藏平叛、民主改革、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西藏自治区成立、西藏文革等等。这些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等方面的现代化的作品组合在一起,实际上构成了关于西藏现代化历史进程的真实而全面的影像,使得我们后来人能够从整体上、直观地把握与研究这一历史进程。从这一点来看,蓝志贵和他的西藏摄影作品毫无疑问将载入西藏现代化的历史之中。

       更难能可贵的是,蓝志贵和他的西藏摄影作品记录并深刻反映了人,或者说藏族同胞的现代化。虽然现代化涉及政治、经济等诸多方面,但最关键的无疑是人的现代化。美国现代化研究专家阿历克斯·英格尔斯在他的《人的现代化:心理·思想·态度·行为》一书中指出:“一个国家,只有它的人民是现代人,它的国民从心理和行为上都转变为现代的人格,它的现代政治、经济和文化管理中的工作人员都获得了某种与现代发展相适应的现代性,这样的国家才可真正称之为现代化的国家。”[1]同时,英格尔斯还在书中还归纳出一个现代人的12个特征,其中主要包括:乐于接受新的生活经验、新的思想观念和新的生活方式,接受社会改革与变化,头脑开放,注重现在和未来,对个人和社会的能力充满信心以及尊重知识等等。

       在蓝志贵的西藏摄影作品中,反映藏族同胞的现代化的作品也有很多,我们可以从中选取两幅具有深刻历史意义的作品进行解读。一幅是《1952年拉萨成立了第一所小学》(1955年摄),另一幅是《藏族裁缝》。成立现代意义上的小学,改变以前西藏基本只有寺院教育的情况,这对人的现代化,尤其是对人的思想观念和思维方式、能力和行为方式等所产生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在后一幅作品中,一名藏族裁缝正用一台“蝴蝶牌”缝纫机缝纫衣物。这反映了当时西藏社会发生的变化,传统和现代正发生着碰撞。我们知道随着新事物、新观念的出现与被接受,旧的生活方式不可避免地要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坏,这是现代化产生的阵痛之一。对此,传统社会中有很多人将更加保守与怀疑,并拼死捍卫一些传统的东西。然而对现代社会中的人,或者说正迈向现代化的人而言,他们将慢慢接受新的思想观念和生活方式,接受社会的变化,并逐渐将阵痛转变为个人幸福。而我们并未从这名藏族裁缝的脸上感受到现代化带来的阵痛——只见他一脸平静,全神贯注,或许他那时想的是靠着缝纫机这些“新”事物,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不久以后就能过上以往想都不敢想的新生活吧。

       蓝志贵和他的西藏摄影作品之所以在西藏现代化历史进程中占有重要地位,还在于他和他的作品具有并鲜明地体现了现代化历史进程中应有的人文关怀。现代化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它的根本动力来自人的努力和伟大创造,根本目的也正是为了人的全面发展,现代化发展也蕴含着人文关怀的价值追求。也就是说,现代化在带来科技进步、物质繁荣的同时,也应肯定人的价值与主体性,关注人的生存质量、权利状况以及精神需求。简而言之,现代化历史进程中必须坚持和体现人文关怀。

       在蓝志贵的作品中,我们能够发现一个非常鲜明的特点:饱含丰富而深厚的人文关怀理念与精神。蓝志贵和他的作品都十分关注“人”这样一种存在,尤其关注时代中的普通人。这样一种人文关怀的形成,可能是由于他做学徒期间大量接触文艺复兴时期的经典作品,受到了人文主义的熏陶,但更主要的还在于他“从小就受万物有灵的影响,我觉得自然界的万物、人物都是有灵性的、有个性的”。同时他还具有一种时代责任感,在拍摄时有自己的想法,坚持独立的思考与表达。在此类作品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有《青青小河边》、《小牛犊》、《牧童》及《晚境》等,这些作品中的人物都是普普通通的青年、少年和老年人,都显得十分淳朴与和谐,还具有一种本真。而且我们从这些作品中,还能感觉到蓝志贵表现出来的多种层次的人文关怀:生命关怀,生存关怀和终极关怀等。鲜明的人文关怀,这一点也是蓝志贵异于同时代的摄影人,以及作品具有极高感染力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蓝志贵在他的西藏摄影作品中,全面而深刻地记录、反映了20世纪50—70年代的西藏波澜壮阔的现代化历史进程,作品之丰富,涉及领域之广,当时拍摄西藏的众多摄影人应当无出其右。更难能可贵的是,蓝志贵和他的作品深刻地触及了现代化的核心问题——人的现代化,具有并鲜明体现了现代化历史进程中应有的人文关怀,这在当时的摄影人中可能也是绝无仅有的。因此,作为中国摄影史,尤其是西藏摄影史上的重要代表人物,摄影大师蓝志贵和他的西藏摄影作品也将必定载入西藏,乃至中国现代化的史册。

       本文开篇已提到国内有一些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对蓝志贵和他的西藏摄影作品进行过研究,本文也尝试从现代化的角度对二者进行解读,不过我认为这些对于中国摄影史以及蓝志贵这样的摄影大师而言是远远不够的,而且我们不应该只停留于研究层面,而应付诸行动。在这方面我认为走在前列的是黄建鹏先生和他的画廊。黄建鹏先生和他的研究团队从2005年开始系统地整理和研究蓝志贵的影像作品,黄建鹏先生带领研究团队二十余次到成都对蓝志贵进行访谈,对他的作品进行整理、限量和签字,并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和南京博物院举办了蓝志贵大师的展览。同时不断搜集资料,展开全面的研究工作,并已取得丰硕的成果。在和黄建鹏先生的交流过程中,我发现他是一个真心热爱摄影和摄影收藏的人,而且对西藏影像和中国摄影史颇有研究。在交流中我还得知黄建鹏先生是将自己文化公司的大部分收入投入到摄影收藏和影像研究的工作中。摄影收藏和影像研究并不容易,不过我想黄建鹏先生和他的研究团队肯定将一直坚定地走下去……

注释:

[1](美)阿历克斯·英格尔斯著:《人的现代化:心理·思想·态度·行为》,殷陆君编译,四川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第8页。

作者:邱振裕  南京大学历史学系世界史专业研究生

2009年3月21日至3月31日,“见证西藏民主改革——蓝志贵西藏1950-1970摄影作品展”在中国最高艺术殿堂——中国美术馆展出,黄建鹏先生担当独立策展人。

2010年5月10日至5月20日,“回眸经典——中国摄影大师蓝志贵、庄学本藏族摄影作品精品展”在南京博物院最重要的展厅傅抱石厅展出,南京博物院院长龚良先生为展览撰写前言,黄建鹏先生担当独立策展人。

《车队第一次开到拉萨》,1954年12月23日 拉萨,蓝志贵摄。

《拉萨展出的第一台联合收割机》,1955年,蓝志贵摄。

《政府援建西藏的第一批砖瓦厂》,1956年,察隅,蓝志贵摄。

《西藏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召开》,1965年9月,拉萨,蓝志贵摄。

    

《丈量分到的土地》,1959年,蓝志贵摄。

    

《桑登分到了土地》,1959年,拉加里,蓝志贵摄。

《1952年拉萨成立了第一所小学》,1955年,拉萨,蓝志贵摄。

《藏族裁缝》,1966年,蓝志贵摄。

     

《青青小河边》,1957年,拉萨郊外,蓝志贵摄。

     

《小牛犊》,1956年,察隅日东草原,蓝志贵摄。

《牧童》,1961年,雅鲁藏布江河谷,蓝志贵摄。

 

《晚境》,1961年,山南,蓝志贵摄。

本文作者:邱振裕(南京大学历史学系世界史专业研究生)在黄建鹏画廊蓝志贵大师代表作《拉萨节日的欢乐》前 

 

全文链接请见:http://photo.artron.net/20130809/n490082_1.html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