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雅昌艺术网:黄建鹏:我们收藏了罗伯特·卡帕拍摄的宋美龄
 

1948年,宋美龄在美国为国民政府争取援助,她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发表演讲。

罗伯特·卡帕 摄

宋美龄发表演讲时的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的麦克风。

照片背后的这个蓝色印章为马格南图片社纽约分社的印章,印章包括了地址及拍摄者罗伯特·卡帕的名字,通过照片背后的文字解释贴纸确定了为当时的早期原作。

2013年4月6日,黄建鹏将宋美龄的这张原作带到纽约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大厦前,

了解宋美龄当年发表演讲时的情况。

        罗伯特·卡帕(Robert Capa)原名安德烈·弗里德曼(Andro Friedmann),1913年生于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父亲是一名犹太人,经营着一家西服店。安德烈·弗里德曼1923—1931年在布达佩斯的伊姆雷·马达克斯中学读书。1930年开始对摄影发烧,这一时期的弗里德曼热衷于政治运动,是一些社团的活跃分子,时常被当局的警察跟踪、盯梢,当局甚至来到弗里德曼家中盘问他的家人。1931年,处于这样的环境的弗里德曼只好偷渡流亡德国。1931-1932年,他在柏林德意志政治大学进修学习政治学,这一期间在一家摄影服务社当了一名暗房师的助手,之后又跟随师傅到处去拍摄名人活动的影像。他发表的第一张作品是1932年11月27日用小型相机拍摄的列昂·托洛夫茨基在哥本哈根大学为大学生讲解苏联革命历史的纪实影像。

       1935年,弗里德曼到达巴黎结识了他的西班牙籍女友盖尔达·塔洛(Gerda Talc)。不久,在这座城市里,他认识了法国摄影师享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和大卫·西蒙(David Seymour)。由于弗里德曼照片拍得很好,但又苦于一般图片的售价都很低,媒体正常使用的图片价格为50法郎一幅,为了能将照片以每幅150法郎成交,弗里德曼和他的女友盖尔达·塔洛杜撰了一个美国富豪摄影家罗伯特·卡帕的代理公司,他的女友到处游说各家媒体,说罗伯特·卡帕根本不缺钱,只是来巴黎玩玩,根本不指望图片为生,这样他的女友用高于当时市场价三倍的价格销售出了弗里德曼的摄影作品。这一时期,欧美多家大的媒体都购买卡帕的作品,卡帕在欧美媒体被称为一个非常有钱的摄影师,但多家媒体只知其名不知其真实身份。之后弗里德曼的真实身份暴露了,他只不过也是一个穿着脏皮夹克到处拍照的摄影师,没办法,他只能用罗伯特·卡帕这个笔名来为自己拍摄的作品署名。

       1936年,西班牙佛郎哥发动内战,卡帕和他的女友一起来到西班牙战场。他和他的女友一同成为了战地记者,他们在炮火中穿行。1936年9月5日,当他们在战地拍摄时,一名士兵刚从战壕里跳出,突然头部中弹,在他将要倒下的那一瞬间,罗伯特·卡帕拍下了《士兵之死》(《共和国战士之死》),这张影像被当时欧美的媒体广为传播,成为了罗伯特·卡帕最为重要的早期代表作之一。没过多久,卡帕和他的女友再次到战地进行拍摄,不幸他的女友惨死在坦克的履带下。2013年4月,我在美国纽约参加AIPAD国际摄影经济人协会展览时,看见一家画廊出售一张约8英寸的《士兵之死》,这张早期印放的出版照片,标价为12000美元。

       1938年4月,罗伯特·卡帕来中国采访,他拍摄了徐州民众搭乘火车逃难;拍摄了国军第一次击败日军的台儿庄战役;6-7月,拍摄了国军乘船渡过黄河的影像;9月,拍摄了临时首都汉口的民众、被轰炸的场景及中国军队击落日机的场景。

       1944年,他随盟军从诺曼底登陆进入欧洲战场。1944年6月6日,他拍摄了美军登陆奥马哈海滩这幅著名的《诺曼底登陆》影像。从诺曼底上岸后,他一直随部队拍摄到巴黎,不仅记录战争和胜利的影像,还将镜头对准了那些与德军结婚生下孩子的法国女人,被胜利者剃光头发在街上游街的景象。不仅记录了胜利者喜悦的表情,更把胜利者的内心由喜悦变得冷酷和扭曲的报复行为揭示出来,他观察到了人性的罪恶。发表了这些影像,他几乎不作文字解释。通过研读这些影像,我们看到了卡帕内心的悲哀。

       二战几乎使卡帕与“战地记者”这个词划上了等号,提到了战地记者,人人都会想到卡帕。提到卡帕,人人都会想到战地记者。他最重要的一句名言是:如果你拍得不够好,那是你离得不够近。

       1954年5月25日14:50,罗伯特·卡帕在越战中触雷,左腿被炸断后的残余部分屹立在爆炸点,好像从地上长出了一只腿,二十分钟后,卡帕的嘴唇微微颤动后,离开了人世。被炸飞的135莱卡相机中完整地保存了他拍摄的最后一张影像,是美国士兵从纳姆丁村到泰宾村的道路上搜索前进的画面。

       1948年,国母宋美龄到美国为国民政府争取美国政府的援助。罗伯特·卡帕为她拍摄了一些纪实影像,我们有幸通过拍卖拍得这幅由罗伯特·卡帕拍摄的这一时期关于宋美龄的重要作品。这幅当时在美国媒体发表的影像,国人几乎没有见过,对这幅作品,我还专门到纽约进行了考证,后面的蓝色印章明确了马格南图片社纽约分社的地址及拍摄者罗伯特·卡帕。我将这张照片带到纽约,确定了印章上的帕克大街和画面中NBC总部,同时在AIPAD请美国专家进行了确认,他们一致认为这幅照片出自马格南图片社纽约分社,由罗伯特·卡帕拍摄。根据后面的印章及当时粘贴的图片解释,确定是当时早期印放的原作。

       据我们多年对中国近现代史中摄影作品进行收藏和研究,世界中这样大牌的摄影名家对中国名人拍摄的影像是非常罕见的,这幅作品的珍贵之处不仅在于出自罗伯特·卡帕之手,更为重要的是一幅早期印放的原作。我们从国外购进了这幅作品,为国内的学者研究罗伯特·卡帕提供了新的研究素材。

罗伯特·卡帕肖像

卡帕发表的第一张图片列昂·托洛夫茨基在哥本哈根大学为大学生讲解苏联革命历史的纪实摄影的底片连续拍摄小样。

早期发表在《生活》杂志上的《士兵之死》。

2013年4月7日,黄建鹏在世界摄影收藏最高级别展览纽约AIPAD国际摄影经济人协会展览时,看见一家画廊出售一张约8英寸的《士兵之死》,这张50年代印放的出版照片,标价为12000美元。

罗伯特·卡帕于1944年6月6日拍摄了著名的《诺曼底登陆》。

1954年5月25日,罗伯特·卡帕在越战采访中,拍摄完这张影像后,触雷身亡。这张影像拍摄的是美国士兵从纳姆丁村到泰宾村的道路上搜索前进的画面。罗伯特·卡帕自己一定没有想到这张影像竟然成为他的绝唱。

 

全文链接请见:http://photo.artron.net/20130606/n460201_1.html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