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建鹏画廊供新浪特稿 黄建鹏: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摄影纪实
 
1962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摄影纪实
文|黄建鹏

       十多年前,蓝志贵将他在西藏拍摄的摄影作品及小样转交给我保存和整理,当时,我对他的西藏摄影艺术作品更为感兴趣。他的艺术作品中夹杂着一些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的小样片,那时,我并不在意这些小照片。
       七年前,我在网上寻找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的文字及图片信息,发现网上很多影像都是与此事件不相干的图片,我便开始系统收集中印战争的照片。我在电话中询问蓝志贵这些底片的去向,他告诉我都已上交,自己只保留了一些小样做为纪念。他1990年准备在西藏与另外几位摄影家搞摄影联展时,曾去北京找过这些底片,没有找到。
       我顿时感到这些小样非常珍贵。同时我在EBAY上购买美联社及西方通讯社早期关于中印战争用于媒体出版的影像,从另一个视角来了解这场战争。之后,我将蓝志贵拍摄的这些原始小样作品进行分类,带到成都请他写明事件、地点及相关人物。好在蓝志贵有写日记的习惯,我与他在宾馆里,将这些小样的时间、地点、人物、事件尽量描述清楚,有时候一天也只能搞清楚两三张图。      
       有段时间,我常飞往成都与他详谈、了解他拍摄这些影像背后的故事。越与蓝志贵接触,越感觉到他的经历非常重要。他是西藏1950年至1970年的见证者和记录者,几乎见证并记录了西藏在这一期间发生的所有的重大历史事件。           
       2013年,蓝志贵又找出了一本由他拍摄的《中印边境东段自卫反击作战摄影点滴》贴相簿送交给我,为我研究中印自卫反击战提供了非常详实的原始资料。           
       在克节朗战役中,我军俘获印军第七旅旅长达尔维准将。达尔维被俘时,已经36个小时没有吃东西,饥渴交加,神情沮丧。西藏边防部队弄清他的身份后,给他安排了一个单间,送上水壶干粮。           
       我专门问到蓝志贵拍摄这张照片的细节,他告诉我说,达尔维当时是很不情愿地被拍摄。蓝志贵为了尊重他的人权和情面,同时又要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在不影响达尔维情绪的情况下还是拍摄了一组照片。达尔维通过中方翻译告诉蓝志贵不要发表,因为达尔维家族在印度有很大的产业,他有顾虑,如果发表会影响他家族的生意。           
       蓝志贵说:“我是战地记者,我有权拍摄。发不发表,我们上级领导才能做决定。”几天后,达尔维通过翻译找到蓝志贵,希望他立刻发表这些照片,蓝志贵觉得很纳闷。才几天时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变?他与翻译一起去见达尔维,了解情况。达尔维告诉他,“你应尽快发表,因为发表后,我的家人就会了解我还活着。”           
       我在与蓝志贵访谈时,他告诉我:1962年10月26日,西藏边防部队进驻达旺。指挥所设在达旺的一个大户人家里。边防部队各团人员来指挥部开会、办事,人员来往不断。根据村民得到的消息,印军要炮轰达旺的西藏边防部队指挥部。得到情报后,边防部队就在村后的山坡上挖了猫耳洞,晚上都要躲到猫耳洞里。11月13日拂晓,印军以猛烈的炮火轰击达旺我军指挥所。八一电影制片厂导演文宇华被印军的炮火击中后牺牲,帮助他扛摄影器材的战士受伤。文宇华的猫耳洞距蓝志贵的猫耳洞不到十米。           
       我曾经问到过拍摄中印自卫反击战很危险吗?蓝志贵很淡然地跟我说,“有点危险,子弹擦在我的耳边飞过……,我在战场上见了太多的因战争而失去生命的年轻人。”   
       每次与他谈到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时,他都希望世界永久和平,“战争只能给双方的民众带来灾难。”与他多次交谈,使我更加确信,真正经历过战争的人是非常希望维持世界和平的。他对我说,“你了解战争历史的目的后,就应该为阻止战争的发生而尽力。” 

中印边境基本情况      
       中印边境线全长约2000公里,分为东、中、西三段。东段,从中国、缅甸、印度三国交界处起至中国、不丹、印度三国交界处止,沿着喜马拉雅山脉的南麓;中段,从中国、尼泊尔、印度三国交界处至西段的东南端,沿着喜马拉雅山脉;西段,指中国的新疆、西藏同印占克什米尔的拉达克沿喀喇昆仑山脉的接壤边界。           
       东段中印边界传统习惯线向北到喜马拉雅山脊,是历来属于中国西藏地方管辖的门隅、珞渝、下察隅三个地区,居民分别为门巴族、珞巴族、僜人和一些藏族。1914年3月,英国驻印总督派人到上述地区踏勘和调查后,另行标画出一条基本上沿喜马拉雅山脊,从中国、缅甸接壤处到中国、不丹接壤处的“中印边界线”,提交给正在举行西姆拉会议的英方代表麦克马洪,炮制了所谓的“印藏边境”的“麦克马洪线”,硬将该线以南9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划入英占印度版图。中国历届政府均不承认“麦克马洪线”,但是为了争取和平相处及为中印边境谈判创造条件,中方也不越过这条线。 
  
边境争端起因   
       1959年3月,西藏发生了叛乱,解放军很快平息了叛乱,之后,西藏进行了民主改革。1960年代初,西方一些国家开始利用“西藏问题”反华。1962年,印度总理尼赫鲁错误地估计形式,向中国的西藏和新疆地区进行蚕食和入侵。1962年5月,印军王牌部队第七旅从哈东拉山口越过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侵入中国错那县克节郎草场,同时打伤和抓走中国边民。中国军队为保护边民开始恢复这一地区的巡逻。印军在边境地区多次打死打伤中国军民。           
       1962年6月20日经中央军委批准组成西藏军区前进指挥部,代号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藏字四一九部队”,任命柴洪泉为司令员,阴法唐为政委。藏字四一九部队下辖154团、155团,人员总额为7968人。           
       1962年初至10月,印军在西段的中国新疆的奇普恰普河谷地区、加勒万河谷地区以及中国西藏的班公湖和斯潘古尔湖地区,不断蚕食中国领土,先后设立据点共达43个。在东段,印军又在“麦克马洪线”以北扩大侵占范围,从同年6月起,印军先后侵占了扯冬、绒布丢、扯果布、卡龙、章多、克宁乃、日挺布、汤、娘巴等地。           
       1962年10月17日,毛泽东主持中央军委会议,到会的有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及罗瑞卿等。当天,中央军委发出《歼灭入侵印军的作战命令》。
 
作战进程   
       1962年10月20日,西藏边防部队开始向印军发起反击。西藏军区前指以四一九部队全部、十一师一部和山南军分区一部以及炮兵工兵各一部,执行克节朗地区反击作战的任务。原计划用3到5天时间歼灭印军森林之虎第7旅,实际只用1天时间就全歼了印军第7旅。第二天,我军接到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电令,解放军不受“麦克马洪线”的限制,可以乘胜追击。之后,西藏边防部队还活捉了印军第7旅旅长达尔维。这一战役共歼敌1543人,缴获直升机2架、各种火炮58门、火箭筒22具、轻重机枪199挺,各种枪支878支、电台61部,获得巨大胜利。           
       10月24日,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提出《停止武装冲突,重开谈判,和平解决边界问题》的三项建议。印度政府拒绝接受,并宣布全国处于战争状态。            
       10月26日,解放军西藏边防部队到达达旺。11月13日,印军炮火向我军进行猛烈轰击,我军不得不进行第二次战役—西山口至邦迪拉战役。此战役历时二十多天。           
       西藏边防部队于11月16日和17日分别从向略马东、申隔宗敌后迂回,包围了印军,切断了印军南逃的道路。18日9时10分,西藏边防部队用猛烈的炮火发起总攻,西山口、申隔宗地区的印军防御系统立刻全线崩溃。经过多次战斗和森林严密搜索,全歼印军62旅、炮兵4旅以及基本消灭印军第48旅、第65旅、第67旅等部队。西藏边防部队共毙俘5063人,其中包括击毙62旅旅长霍尔森·辛格,缴获各种火炮187门、各种枪支3840支、汽车416台、坦克9辆等物资。           
       为了统一指挥瓦弄方向的自卫反击战,总参谋部决定由第五十四军军长丁盛、副军长韦统泰、昌都军分区司令员郄晋武组成指挥所,简称丁指,接受西藏军区的指挥。丁指下辖一三○师和昌都军分区部队。丁指采用集中兵力,迂回包围,穿插分割,断印军退路的战法,消灭印军1200余人。中国政府宣布撤军后,丁指及一三○师部队撤出昌都地区。           
       西藏边防部队进行东段自卫反击全战的同时,在西线新疆边防部队从11月18日至20日肃清了残存在中印边境西段中国班公洛地区的6个印军侵略据点,毙印军160人,俘5人。           
       1962年11月21日零时,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从22日零时起,中国边防部队在中印边界全线停火;自12月1日起,中国边防部队将从1959年11月7日存在于中印双方之间的实际控制线后撤20公里。1962年12月13日,西藏边防部队以中国红十字会的名义释放了部分印军伤病人员。1963年4月2日,中国国防部发表声明,释放全部印军被俘人员。4月10日至5月25日,中方释放了3211名印军被俘人员。1962年12月还归还了缴获的军事装备和武器弹药。           
       1965年5月25日,中央军委命令藏字四一九部队恢复五十二师番号。

2017年6月以来,中印边界线上的印军越界僵局未解,中印双方在锡金段的对峙还在继续。印度国防部长公开表示“印度早已不是1962年的印度”……要知道,1962年,印度在当年的中印边界战争中惨败,至今仍是很多印度人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2017年6月以来,中印边界线上的印军越界僵局未解,中印双方在锡金段的对峙还在继续。印度国防部长公开表示“印度早已不是1962年的印度”……要知道,1962年,印度在当年的中印边界战争中惨败,至今仍是很多印度人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1962年,印度总理尼赫鲁错误地估计国际形势,向中国西藏和新疆地区进行蚕食和入侵。1962年9月28日,拉萨各界人士四千多人举行集会声讨印军杀害我边防官兵的罪行,“坚决反对印度侵略军的武装进攻”,这是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在大会上发言。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中印边境线全长约2000公里,分为东、中、西三段。东段中印边界传统习惯线向北到喜马拉雅山脊,1914年英国人炮制了所谓的“麦克马洪线”,将该线以南9万平方公里领土划入英占印度版图。图为中印边境东段克节朗地区。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中印边境线全长约2000公里,分为东、中、西三段。东段中印边界传统习惯线向北到喜马拉雅山脊,1914年英国人炮制了所谓的“麦克马洪线”,将该线以南9万平方公里领土划入英占印度版图。图为中印边境东段克节朗地区。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1962年10月17日,毛泽东主持中央军委会议,到会的有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及罗瑞卿等。当天,中央军委发出《歼灭入侵印军的作战命令》。图为1962年10月14日,西藏边防部队在克节朗战役前做战前动员。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1962年10月20日早上7时,克节朗地区,印军在炮火掩护下,向我边防部队进攻。7点30分,我军开始以猛烈的炮火进行还击,摧毁了印军在兼则马尼附近的前沿工事,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正式打响。图为10月20日,我军炮击印军阵地。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在克节朗河谷的兼则马尼战役中,我军俘获印军阿莎姆联队第五步兵营辛格少校。图为1962年10月20日,在兼则马尼的玛尼堆旁,西藏边防部队从建筑物中搜索出印军并俘获了他们。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克节朗战役,我军全歼印军第七旅,并俘获七旅旅长达尔维准将(中)。他被俘时已36个小时没有吃东西。西藏边防部队给他安排了单间,送上水壶干粮。达尔维开始不愿被拍照,但几天后又要求记者尽快发表,因为“发表后,我的家人就会了解我还活着。”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1962年10月22日,我国防部发言人宣布,印军越过“麦克马洪线”发动大规模进攻,破坏了这条线的约束。为防止印度卷土重来,中国边防部队在战斗中没有必要再受非法的“麦克马洪线”约束。图为10月22日,印军烧毁弹药南逃,我军乘胜追击。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在西藏边防部队在东线出击的同时,中印西线的自卫反击战迅速出击,新疆边防部队一举拔除了印军37个侵略据点,收复大部分领土。图为1962年10月22日,克节朗的拉则山口,被西藏边防部队俘获的印军四师的部分官兵。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1962年10月24日,周恩来总理代表中国政府提出《停止武装冲突,重开谈判,和平解决边界问题》的三项建议。印度政府拒绝接受,并宣布全国处于战争状态。图为1962年10月23日,龙布普,西藏边防部队击毁的印军苏制米-4式直升机。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1962年10月26日,解放军西藏边防部队到达麦克马洪线以南的达旺地区。这是1962年11月12日拍摄的印军七旅在达旺的指挥所内制作的沙盘。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1962年11月13日,印军袭击我军在达旺的指挥所,八一电影制片厂导演文宇华被炮火击中后牺牲。之后,西藏边防部队进行了自卫反击战的第二次战役,开始了在达旺河以南,从西山口到邦迪拉的反击战。图为1962年11月中旬,晨雾下的达旺。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1962年11月18日9时10分,西藏边防部队发起总攻,西山口、申隔宗地区的印军防御系统很快全线崩溃。图为1962年11月19日清晨,西藏边防部队向门隅南部申隔宗进军。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西藏边防部队用急行军抄近路的方式,分割包围印军,用两条腿跑过了印军的汽车。图为1962年11月19日,西藏边防部队在申隔宗略马东一线纵深追击印军。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西藏边防部队摧毁了印军所谓的“铜墙铁壁”,在攻打西山口阵地的同时,分路插入印军心脏,切断印军后路,成建制的印军只能按上级的命令分散撤军。图为1962年11月19日,略马东公路上的中国部队。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印军在德让宗蔓达拉山顶一处烧茶和休息的牛棚内埋下了手榴弹,炸伤了益西公布铁匠一家。图为受伤的益西公布的夫人格桑和三岁的女儿银贞卓玛,摄于1962年11月29日。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1962年11月21日零时,中国政府发表声明,从22日零时起,我军在中印边境全线停火;自12月1日起,中国边防部队将从1959年11月7日存在于中印双方之间的实际控制线后撤20公里。图为1962年12月7日,打陇宗村民欢送解放军。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作战中,西藏工委向全区发出了“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胜利”的号召,组织支前工作队(组)率民工奔赴前线。西藏群众背送弹药、粮草,抢修道路,救护和医治伤病员,打扫战场。图为1962年12月12日,德让宗,参加第二次战役的藏民担架队。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1962年12月13日,中国西藏边防部队以中国红十字会的名义在德让宗释放了一批印军伤病人员。图为印军被俘人员那特克•罗瑞辛格在与中国红十字代表分别时,说“印地秦尼八依八依”(中印人民永远是兄弟)。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1962年12月,德让宗,西藏歌舞团为印军被俘人员表演藏族歌舞。战争中,我军共击毙、俘虏敌人7000多人。1963年4月2日,中国国防部发表声明,释放全部印军被俘人员,4月10日至5月25日,中方释放了3211名印军被俘人员。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西藏边防部队奉命于1962年12月6日、11日和19日,将在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东段)缴获的坦克、军车、武器及其它军事物资集中起来,归还给印度。图为1962年12月13日,德让宗,我军缴获的准备归还给印度的印军武器及军用装备。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东线作战,我军先后发起了克节朗、西山口、德让宗、邦迪拉、瓦弄等反击战。中国政府在1962年11月21日发表声明,中印边界问题必须通过谈判解决。图为1962年12月13日,德让宗,我军准备归还给印度的印军武器装备。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1963年元月,拉萨,西藏边防部队从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前线胜利归来。当年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共领导人,曾经估计这一仗能够迎来10年的边境安宁,历史证明这一段和平时间比预估的更久。如今,55年过去,印度再次挑衅中国。摄影|蓝志贵 供图|黄建鹏画廊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中的战地记者蓝志贵,1962年11月20日在德让宗我军缴获的印军斯徒亚特轻型坦克前留影。蓝志贵于1951年作为摄影记者随十八军进军西藏,中印边境战争爆发时,他是藏字四一九部队宣传科摄影记者。蓝志贵在西藏工作了二十年,2016年逝世。供图|黄建鹏画廊(责任编辑:马俊岩 SN112)

全文链接请见:http://slide.news.sina.com.cn/j/slide_1_45272_184633.html#p=11
 


  总访问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