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2016年第7期《人民画报》大家栏目: 蓝志贵和他的西藏往事
 
        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蓝志贵用镜头留下数以千计高质量的摄影作品,忠实地记录下自1950年至1970年西藏几乎所有重大历史事件和人文摄影作品。他拍摄的带有人文视角的摄影作品,充分表达了对西藏少数民族生存环境的珍视,对宗教信仰的认同,对当地生产生活方式的关注与尊重。
2016年6月10日13时,这位中国著名摄影家在成都去世,享年84岁。

        蓝志贵出生在四川省巴县白市驿双河村。上世纪30年代,童年时的他离家不远的白市驿机场总能看见外国的摄影记者和飞行员用相机拍照,使他对摄影产生了兴趣。
        以后,少年的蓝志贵来到在重庆,在当时最好的照相馆之一——皇宫照相馆系统地学习过摄影的各个流程,并且有机会看到一些当时的摄影名家及一些盟军军官所拍摄的照片。
        1949年,蓝志贵在重庆青年宫学习基础美术课程,他在回忆这段时光时说:“当时所欣赏的一些艺术作品,像列宾的《伏尔加河上的纤夫》等给我留下深刻的影响,后来我一看到西藏这些民族男女老幼的形象,好像那些美术作品的形象就出现了”。
        1951年,蓝志贵作为摄影记者,随部队一起进入西藏,从此在这里西藏工作、生活、拍摄了二十年。
        进军西藏、康藏公路建设、西藏民主改革、西藏自治区成立……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被蓝志贵用照相机记录下来。他还拍摄了大量西藏民俗、宗教文化的照片,留下了珞巴人、僜人、门巴人等珍贵少数民族的期影像,极其罕见。

《人民画报》彩色胶卷的传递者
        蓝志贵的早期工作中,曾与《人民画报》和《解放军画报》有过一段不解之缘。
        1954年,蓝志贵到达拉萨后,由于西藏和印度贸易频繁,可以较为容易地进口彩色胶卷。蓝志贵也因此成为新中国第一批批量拍摄彩色胶卷的摄影家。同时,他还代表西藏军区帮助《人民画报》和《解放军画报》在西藏购买过一段时期的彩色胶卷。
        解放初期,北京、南京、广州、上海等地还能购买到欧美出品的彩色胶卷,但价格昂贵,加之冲洗不便,使用者不多。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西方对中国进行全面的封锁,彩色胶卷被认定为战略物资更难购买。此时的《人民画报》和《解放军画报》,已经开始用彩色影像记录时代发展,国内固定进口彩色胶卷的渠道已不能满足这两家媒体的需求。上世纪50年代中期,《人民画报》和《解放军画报》主要负责人和摄影部负责人,如《人民画报》的蔡尚雄,《解放军画报》的吴群、高凡等都是来自军队系统。这两家画报得知拉萨可以购买到彩色胶卷,就通过西藏军区政治部、文化部为《解放军画报》和《人民画报》进行大量采购彩色摄影耗材的工作。而具体的经办者就是蓝志贵和他的同事林安波、罗伟等人。他们与拉萨的商人和马帮联系,经印度市场购买彩色胶卷、彩色冲洗套药和彩色相纸等摄影耗材以及彩色暗房设备。这些物资到达拉萨后,经由刚刚通车的康藏公路运到甘孜,再由甘孜运到西安,由西安转运到北京。通航后,这些耗材转为空运,运到北京。一直到上世纪60年代中后期,北京有了更多的进口渠道,这种翻山越岭的胶卷传递才得以停止。
        蓝志贵和第一批进藏的摄影家们比内地的摄影家有条件更早和更方便的批量拍摄彩色胶卷,并亲自冲洗。因此,上世纪50年代中期,西藏军区的蓝志贵、罗伟、林安波等,《人民画报》的蔡尚雄、吴寅伯、敖恩洪等,及《解放军画报》的吴群、高凡等成为新中国最早批量拍摄彩色胶卷的摄影家。

摄影的主要功能是记录
        蓝志贵在上世纪50年代中期拍摄了彩色代表作品《两个贵妇人》(1955年摄)、《雨过天晴》(1956年摄)、《沐浴节在拉萨郊外》(1956年摄)、《沐浴节在布达拉宫脚下》(1956年摄)等,这批彩色负片和彩色反转片现保存完好的有二十几张,应该是新中国摄影史上最早批量记录西藏的彩色照片。其中《两个贵妇人》拍摄于1955年,这张作品使用135底片莱卡相机拍摄,这是我们目前能够看到由新中国摄影家拍摄的最早的有关西藏的彩色摄影作品。
        在照相馆学徒时,蓝志贵经常会遇到一些老年人把他们年轻时的照片拿来加洗,这对他有很大的启发,“人从青年到老年各个时期通过照片记录下来,这就是摄影的功能。而对于社会来讲也是如此,我把社会记录下来就是对社会的贡献。”在蓝志贵的摄影生涯中,十分注重摄影的记录功能,也不自觉地热衷于人文题材的拍摄。
        1956年到1960年,是蓝志贵摄影创作的高峰时期,此时的作品也是令他本人最为满意的。1956年,蓝志贵主动要求到察隅地区采访报道。除了完成察隅边防部队的报道采访以外,他还拍摄了大量的风光照和民俗照。
        察隅地区当时生活着珞巴族、门巴族和外界很少知道的“少数民族中的少数民族”——僜人,他们独具特色的生活深深地吸引了蓝志贵。蓝志贵用近七个月的时间拍摄了藏族、珞巴族、门巴族及早期僜人珍贵的影像。这些照片不仅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还为当时的民族、民俗研究提供了详实的材料。

“偷拍”的金奖作
        蓝志贵的代表作《拉萨节日的欢乐》拍摄于1958年,充分体现了藏历新年“传大召”(即大祈愿法会)期间布达拉宫下的节日狂欢和藏族同胞的豪迈性格。
        为拍摄这个题材,蓝志贵“谋划”已久,从最初的构想,到最后完成画面,他用了三年的时间。因为一些宗教禁忌,在拍摄之前,蓝志贵提前找到附近的一间民房,并与房东成了朋友。仪式开始前,他爬上屋顶,把相机藏在大衣里守了6小时。仪式进入最后的“凯旋”阶段时,古装骑士开始出场,这时刚好从云缝中射出一丝阳光,照亮广场,铁蹄下风沙四起,远处的勇士们,隐没在风沙和硝烟中,布达拉宫前景的透视感也鲜明起来,人群被精彩的表演吸引着。看到这一瞬间,蓝志贵激动迅速地拿出相机按动快门,记录下这个具有历史意义的宏大叙事场景。
        1959年10月3日,《拉萨节日的欢乐》荣获当时民主德国“社会主义胜利”国际摄影展金奖,此为中国当代摄影史上第一个国际金奖。1959年11月12日,《拉萨节日的欢乐》又荣获匈牙利布达佩斯第三届国际摄影艺术展览金奖。一年之内,两次荣获国际金奖,这是在中国现代摄影史上绝无仅有。

留下一部影像史
        蓝志贵同时是新中国摄影史上留下早期原作最多的重要摄影家之一,他留下的这些原作,是研究新中国摄影史,特别是关于西藏摄影最为重要的影像文物。
        2009年3月21日至3月31日,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见证西藏民主改革——蓝志贵西藏1950-1970摄影作品展”。2010年5月10日至20日,在南京博物院举办了“回眸经典——中国摄影大师蓝志贵、庄学本藏族摄影作品精品展”。
        蓝志贵用20年的时间溶入西藏人民的生活,并娶藏族女干部拉宗卓玛为妻,他是最为了解西藏,并把西藏当作第二故乡的摄影人。他是采用独立的个人视角拍摄西藏的摄影大师,他是中国摄影史上的重要人物,更是这一时期西藏摄影的代表人物。
        蓝志贵的摄影作品中,有着很多记录西藏变迁史中弥足珍贵的“第一次”——《第一台联合收割机在拉萨展出》《拉萨街头铺设的第一条柏油马路》《西藏自治区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如今,它们已成为西藏现代摄影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20世纪80年代后,蓝志贵从军队转业,进入四川人民出版社的《旅游天府》(后改名为《西南旅游》)杂志社,负责摄影、美术工作。1993年退休后,他告别了摄影圈,赋闲在家以种兰为乐。但他用镜头记录的那些雪域风情,就像一部无声的“影像史”,为人们留下了一段纯净、悠远、饱含生命力的“西藏往事”。

 (本文作者系中国摄影史研究者、西藏摄影史研究者、2009年蓝志贵中国美术馆个展策展人)

1950年代末,蓝志贵在拉萨冲洗照片时的情景。


1948年,在重庆皇宫照相馆学徒时的蓝志贵。


1959年,蓝志贵与藏族女干部拉宗卓玛(何桂仙)在朗县恋爱时的合影自拍照。


《僜人少女》1956年,察隅,蓝志贵摄


《僜人结绳记事》1956年,察隅,蓝志贵摄


《打大耳孔的珞巴妇女》1956年,察隅,蓝志贵摄


《两个贵妇人》1955年,拉萨,蓝志贵摄


《拉萨节日的欢乐》1958年,拉萨,蓝志贵摄


《丰收在望》1956年,察隅,蓝志贵摄


《沐浴节在布达拉宫脚下》1956年,拉萨,蓝志贵摄




2016年第7期《人民画报》大家栏目用6个版面刊出中国摄影史研究者黄建鹏撰写的文章《蓝志贵和他的西藏往事》。
 


  总访问量: